首页 >金融

为什么中枪的总是富士康

2019-04-11 05:51:14 | 来源: 金融

为什么中枪的总是富士康?

作者:王菲 来源:凤凰科技

强制学生加班、女工兼职卖淫、女工加班至月经紊乱,这是全球的代工厂富士康近期的关键词。似乎,从2011年富士康出现多起员工跳楼事件以来,富士康的此类负面就始终是富士康逃不掉的梦霾。然而,从客观事实上来讲,拥有百万员工的富士康却又是内地为数不多,严格遵守劳动法、管理规范、为加班员工提供合法加班费的代工工厂。可奇怪的是,为什么这样一个管理规范、且在制度上完全合法的富士康一直被外界抨击为血汗工厂?又为何总是被媒体口诛笔伐?

屡屡中枪的富士康

谈起富士康,首先映入脑海的可能是跳楼、血汗工厂、罢工、厂妹、学生工等字眼,但是在这些事件里,并不是所有的事情主角都是富士康,本来是配角或者仅仅沾边,富士康也被认当做了主角,且屡屡中枪。

学生实习为学校制度 非富士康所为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西安工业大学北方信息工程学院强制安排千余名大学生进入富士康烟台工厂实习,且实习岗位与专业不对口。此外,校方称中途退出者将失去6个技能学分,并无法拿到学位证。一直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富士康陷入学生工风波。

目光又聚集在富士康身上,有人认为富士康又犯事了。但跳出来看,事件的主角其实是另外一个西安工业大学北方信息工程学院。在该院出台的《学生实习实践(校企合作)管理办法》中,写明了学生实习实践(校企合作)属于必修限选课程,并规定社会实践按周安排,6个学分。所谓必修课,指的是学生必须修习的课程,按教学制度来讲,修不过拿不到学位证符合规定,在每个高校都是如此。至于去哪儿实习,实习内容是什么,则是由学校安排决定的。学校此后承认,在此次事件中忽视了专业差异,实践活动形式单一,学分置换选择余地小,但是这些是学校政策制定问题,跟富士康关系不大。

学生工中另一个关注点是报道称富士康强制实习生加班、上夜班,但是据参加过此次富士康实习的一位学生小陈说:加班都是自愿的。有的同学从头到尾实习期间都不加班,只工作8个小时。8月份他的工资是2000元,9月份3400元,其中加班费2000多元,国庆加班给三倍工资,这点富士康做得挺好的,他说。

兼职厂妹,这事能怪富士康吗?

9月份,有媒体报道在深圳富士康工厂内存在兼职厂妹,尽管媒体在报道中写道,兼职厂妹不是普遍现象,仅作为个案存在,但是富士康还是成为舆论的焦点。

对于一个几十万20岁左右年轻人聚集的地方来说,性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日复一日的重复工作将他们的生活变得索然无味,只有下班以后的时间才能尽情释放自己。除了枯燥,收入低也成为厂妹下水的潜因。远离家乡,来到都市,年轻人面临的诱惑无处不在;而每天重复的工作也让性苦闷则如影随形。这已不单单是富士康面临的麻烦,这些个案是90后打工者给相关部门和社会学家出的一道新命题。不能因为发生在富士康,就认为富士康存在问题,对把矛头对准了富士康。其实这些现象同样发生在其他年轻打工者聚居区,但不过它是富士康,它被媒体报道出来,才导致它成为舆论的焦点。

关于收入问题,在2010年的富士康系列跳楼事件后,很多媒体将矛头对准了富士康的加班制度,但富士康的工人并不这样想。一位曾经的富士康员工说出了很多工人的想法:他们如果不来这里,一大部分人过得肯定没现在好,另一部分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些人该怎么活,从来不是他们自己定的。前两年跳楼,媒体喊打喊杀,富士康改了制度,加班少了,于是工资就少了,有人问过这些员工愿不愿意么?冷静想一想,工资水平是入职前商议好的,如果工人接受,才会签订合同,如果觉得工资水平过低,完全可以不来富士康。所以工资并不能作为厂妹出现的理由。

年轻人不愿去富士康 是新生代农民工吃不了苦!

郭台铭日前曾表示,中国的年青一代不愿在工厂里工作,此言一出,人们开始联想12连跳、血汗工厂、罢工、斗殴、兼职厂妹这些贴在富士康身上的负面词语,以为年轻人不愿意去富士康,是因为上述原因。

其实郭台铭后边还有一句话,他们想在服务业或互联行业工作,或从事其他更轻松的工作。许多工人正转向服务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的张车伟看来,劳动力队伍已经出现重大结构性变化,服务业的发展速度将超过制造业。在一份对外来务工人员的调查中,女性想从事的10种工作中,有9种是服务业工作,排名前三的是销售代表、前台接待员和行政助理。想从事制造业的男性要多得多,尽管如此祖姬奵
,他们想从事的工作还是销售。

过去二、三十年的农民工吃苦耐劳,只一心赚钱出人头地,工作环境再艰辛,也没有怨言。但是现在是80后、90后的独生子女,他们原本就是家中的天之骄子或骄女,生下来就受到保护,比起他们的父辈,这些年轻人有着更为远大的志向,他们梦想一步登天,快速出人头地,可是传统制造业并不能给他们带来这些。

富士康真的很差吗?

从连环跳楼到血汗工厂,从排放污水到员工卖淫,从军事管理到超时工作。在媒体一波波的口诛笔伐下北京土狗公司
,富士康显得是如此的不堪和难以忍受,可同时令人惊诧的是,几乎每年的招工季,富士康门口又总是排起应聘的长队。工人是用脚投票的,我们不禁有些怀疑:富士康真的很差吗?

富士康管理规范 内地工厂比富士康规范的恐怕没几个

在媒体普遍质疑富士康的管理问题时,郭台铭曾对外界回应称:我们在中国目前有近百万员工。我们不能讲我们是的示范工厂,但在500强里面,我们是守规范的工厂之一。这一点有把握。

而在美国FLA组织对富士康调查过程中,一位工人的回答则更为直接。这位工人称自己曾辗转于深圳的多家电子厂,他认为富士康比起其他小厂,更人性,工资、福利都相对完善和透明,也没有很多小厂里复杂的人事关系,只要干活挣钱就行。

为了缓解制造类工厂的工作枯燥问题,富士康在厂区内还提供了餐厅、游泳池、吧等设施,每年富士康还会组织员工赴台湾旅游。单单这几点,国内能达到标准的工厂就屈指可数,富士康实在是难当血汗工厂的大名。

富士康工人有加班费 你加班有加班费吗?

在富士康的招工简章中明确规定了员工正常工作时间:每天8小时,每周5天,每周正常工作时40小时。对于加班也做了详细规定围树塑料模具
,超过每日8小时工作时加班1.5倍工资,星期六、日加班为两倍工资,法定节假日加班以3倍工资发放。

而在FLA曾针对富士康的调查中,我们也可以看到,48%的人认为工作时间合理;34%的人愿意加班;仅有18%的人认为工作时间太长。也就是说,有82%的不认为目前的工作时间有问题,有三分之一的人希望通过加班而增加收入。而在富士康提出加薪并限制加班时,更多的富士康工人并未欢呼,而是担心加班少而导致收入下降。

不过在媒体报道富士康事件中的标准变动却让人颇为疑惑,先是斥责富士康加班频繁,员工难以忍受。在富士康提出加薪并限制加班后,部分媒体的论调却又变为限制加班实为变相裁员,员工因限制加班而担心收入减少。难道这个社会还有不干活也可以白拿钱的工作?富士康是企业,不是慈善机构。作为整个产业链的底端,代工厂模式本身的利润率就极为有限,难道我们是要求富士康整个待遇向苹果看齐?

对员工的人文关怀 富士康其实一直很努力

在富士康出现连续跳楼事件之后,富士康曾作出检讨,称对员工关怀不够。随后出台了多项措施改善加强对员工的关爱。

这些措施大致包括:建立24小时通报机制。针对员工工作、生活、交友、情感、心理等异常状况,设立有奖通报、信息员。信息员以基层主管、宿舍管理员及室友等为主;设立员工关爱78585(请帮我帮我)、员工关爱信息平台,专人专责关爱员工。每条信息都得到及时处理;建立联席会议制度。每天下午5点,在员工关爱中心召开专项会议,现场解决问题;推动执行周休一制度,即每周至少休息一天。推动员工救助工作。救助困难员工、慰问困难员工家属、慰问患病、工伤员工,发放慰问金等等。

当然,我们并不能说这些措施就表明了富士康已经有完善的人文关怀机制,但同样,我们也不应该无视富士康在改善加强员工人文关怀方面所做的努力。富士康所暴露的问题,其实不单单是富士康一家企业所存在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整个时代都存在的问题,又怎么能单单苛求一富士康?

富士康屡屡中枪的原因在哪?

既然富士康待遇福利都不错,那为什么富士康还会成为大家口诛笔伐的对象呢?

富士康有一百万员工 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富士康自1988年在深圳建厂以来,目前员工人数共计100余万人。富士康在台商郭台铭的领导下,以惊人的速度成长为世界工业史上庞大的工厂。正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一个百万余员工的企业很难避免某些员工存在。

富士康有着准军事化的管理方式,高强度的劳动,严苛的规则以及森严的层级,无论是跳楼的、卖淫的、各类群体性事件中的员工可能无法很好地在富士康严格的环境下减压,但毕竟只占其百万员工很小的一部分。通过这些事件并不能直接把富士康定义为血汗工厂。

媒体抓眼球 爱炒作

从2010年富士康员工跳楼自杀开始,就受到了所有媒体的广泛关注。经过一系列的媒体报道富士康似乎彻底成为人们心目中血汗工厂的代表。

从近的一条消息可以看出媒体始终拿着放大镜来看富士康,女学生连续夜班致经期紊乱;这样一条也被大肆传播;女读者们,如果你们多上几节课,多加几天班偶尔也会月经紊乱吧!这太正常了。

回到跳楼事件,时至今日我们也并不清楚处于什么具体的原因让这些人选择轻生,媒体给出了开头,没有了结尾,为了吸引眼球,只顾热炒争议性的话题,没有客观,没有,让公众失去了了解更多实情的机会,更使舆论的大棒指哪打哪。

媒体在对富士康的事件上,拿着放大镜等待负面消息似乎远远重要过同时发掘这场危机背后的故事。媒体工作者应该以更客观的眼光审视富士康这艘代工航母的是与非。

当然,富士康的代工模式也有问题

郭台铭的富士康帝国建基于代工的商业模式之上,而欲求解富士康频发各类员工事件的背后根源,同样需要落脚在富士康的代工模式上。

代工在早几年还是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但近几年随着原材料成本、人工成本等多种综合成本的上升,代工依附的廉价劳动力优势已经不再是优势,OEM利润薄如纸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代工企业被倒逼着转移出中国或在海外设厂。

为摆脱现有代工模式,富士康在推进工厂内迁及机器人计划之外,近年还进行了大量让人眼花缭乱的调整与转型。包括自有渠道的计划、互联方面的投入等等,但都没有实现真正转型。今年3月,万得城关闭了在中国内地所有门店。屈指一算,富士康自2008年说要转型以来已折腾四五年,但目前仍然在依靠代工模式蹒跚前行。

结语

事实上,富士康屡屡中枪背后,确有其自身的问题,但罪并不在富士康自身。在编者看来,富士康屡屡中枪的背后既有新生代农民工不愿吃苦的问题,也有媒体刻意放大富士康的问题。在编者看来,富士康百万员工中所出现的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其实反映的是整个社会的深层次问题,其本身其实与富士康没有太多的关系。

不过,就于富士康自身来说,其传统的代工模式可能是导致这些问题集中爆发的主要原因。但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富士康早已经深刻的意识到代工模式本身的问题,并一直在试图改变,包括计划用机器人来代替枯燥乏味的流水线工作等。作为媒体,我们希望大众摘掉有色眼镜,用客观的视角去看待富士康这家企业,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妖魔化富士康。

策划/:凤凰科技 王菲 韩迪 张春伟

资料来源:企业观察报 财经 大河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