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广东省卫计委副主任回应卸任-不是裸官

2018-09-19 14:41:27

他被称为“博客厅官”,十年前就开有实名微博,目前在新浪、腾讯、搜狐、人民等平台拥有粉丝800万。他被称为广东“出位”的厅官,他的率真直言常常让人点赞,又激起争议一片。他就是廖新波。如今,卸任广东省卫计委副主任、转任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正厅级)的他,今后还会不会在网络上直抒胸臆?南都记者带你走进他的朋友圈。

回应卸任:哪来的裸官?

7月3日,廖新波接到省卫生系统一位退休老职工的电话,电话那头仍称他“廖厅”,并请他处理相关事务。他笑答找错人了,“现在我是无权无势无责任的人啦。”

今年4月前后,廖新波接到组织谈话,卸任省卫计委副主任,转为正厅级巡视员,同时不再担任省卫计委党组成员。如今,办公室仍是那间他坐了10年的办公室。不同的是,桌子上成堆的文件不见了,只剩一杯茶。

眼尖的人注意到,省卫计委内有些副巡视员,也是党组成员。这样的变动,难免引起外界猜测。有人怀疑他犯错误了,也有人传言他是“裸官”。

“我的任命短平快,公示期间无人举报。”廖新波说,并非所有人都能通过任前公示。至于传言,“哪来的裸官,我母亲在深圳,老婆在身边,女儿还没有工作……”

6月底,已是巡视员的廖新波给某基层医院院长发短信,对方只用一两个字回答他,以至于他怀疑对方手机被盗。廖新波的印象中,从前这名院长很热情,总叫他过去指导。

也正因为卸任,本就是网络名人的廖新波又成焦点。慰问、唏嘘、力挺扑面而来。

网帖满天飞,温暖的安慰莫过于妈妈。80岁的老母亲给他发了条微信“闲了就多回家走走”。至于妻子,廖新波认为,也应该知道了,“但她从来没有跟我讨论过。女儿也没说一句话。”他妹妹知道之后就两个字“真吗?”再不多问。

毕业分配,岳父不让他跟人争

卸任让廖新波想起早年的一段经历。1991年到1993年,他离开广东省人民医院病理科医生的岗位,停薪留职,自费到美国留学。去了之后觉得很不值,一年1500美金的学费,勤工俭学时薪4块美金,再怎么拼也还是那么点报酬。就在他郁闷之际,接到时任广东省人民医院院长林曙光的电话。林曙光叫他回来当院长助理。“关键时候林曙光拉了我一把”,廖新波笑说。

林曙光确是廖新波的伯乐。知情者说,林曙光认为廖新波管理能力强,非常欣赏他快速处理问题的能力。

除了林曙光,还有一个人对廖新波影响至深。他的岳父罗元恺是广东的老中医,人称“岭南妇科圣手”,个中医教授。廖新波妻子罗颂平是罗元恺的独生女。当年,廖新波从广州医学院77级临床医学毕业分配到省医,他的同学都羡慕他娶了名医之女,叹他有本事。廖新波说,其实当时“一肚子苦水”。

刚毕业进入省医要分科,廖新波很想去外科,“我当然喜欢外科,外科容易出名。”岳父却非常低调地说“不要跟人争,不要争外科”,还编了个说法,说廖新波怕见血不敢去临床。于是廖新波成了病理科医生。

后来,从医生到院长办公室主任、副院长、副厅长,廖新波的仕途一路很顺。有很多人也羡慕他有位有名的岳父。

廖新波承认岳父的名望确有一定影响力。“我不否认有岳父的影响。但岳父的推荐只是进门时,成长与否看自己。”廖新波说,自己当省医副院长时,岳父已仙逝,更何谈他当副厅长时。

坚持己见,不惜与同学“唱对台”

不单廖新波的岳父名气大,其妻罗颂平的名气也很大。罗颂平现任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妇产科主任,一号难求。有这样出色的妻子,廖新波颇为自豪。

罗颂平学的是中医,廖新波学的是西医,有人好奇两人如何搭上线。廖新波说,纯属经人介绍。媒人是广州中医药大学的老师,这位老师也是台山人,认识廖新波的父亲,就介绍了这门亲事。

廖新波为人直率,即使对方是同学,不同意的也要说出来,甚至不惜跟对方“唱对台戏”。廖新波的大学同学、广州疾控中心主任王鸣就认为廖新波敢讲别人不敢讲的话,而且不讲官话。

现任珠江医院院长曾其毅与他同班、同桌、同宿舍。曾其毅曾任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因在广州市政协会议上说“中国看病不贵”被网友拍了不少砖,廖新波当时也在博客上发声“看病贵不贵?贵!”当时曾其毅急了,还给廖新波来电话“你要不要这样啊?”廖新波说,角度不同观点会不同,有保障的就不贵,没有保障就会贵。时至今日,曾其毅仍认为与廖新波有默契,且互相信任。

当然,不是所有同学都认同廖新波。“卫生厅代表政府,怎么能说这种话(医院反哺政府不对)呢?”一位同学就直言不讳,作为副厅,廖新波还是有点纸上谈兵。

粉丝众多,与钟南山等互粉

自认小时候很腼腆的他,在网络上找到了发挥的支点。廖新波是较早开博客的官员,开博客已近十年。目前,他活跃在自己管理的4个电邮、2个博客、4个微博、微信、短信、QQ、MSN、飞信、易信和Skype等平台上,网络粉丝已达800万。他的手机里有7000多个电话,有90多个微信群。因为这些平台,廖新波的交际圈与一般厅官不一样。

30岁的殷华锋粉廖新波五六年了,是其粉丝团团长。他说,廖新波铁杆粉丝有1.7万人,还开有“廖新波粉丝团”微博账号,粉丝会定期聚会。称廖新波为“波哥”的殷华锋说,“波哥身居高位又那么平易近人,还能站在基层医务人员、老百姓的角度发声,很可贵。”

不过廖新波从不参加自己的粉丝团聚会。他深知自己身处体制内,“我不想张扬,不想被误解”。

在网络上,与廖新波互粉的大V不少。甘肃省卫计委主任刘维忠,浙江、陕西等省的一些厅级干部常与他往来。医疗界很多名医也与廖新波互粉。当中的恐怕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今年全国两会前,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钟南山给廖新波打电话问建议。廖新波提出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回归、医护人员的劳动价值回归和尊重生命的理念回归。“他说三个回归说到点子上了”,钟南山在全国两会上果真提出了“回归公益性”。

敢想敢做,给赞的多是退休官员

而在体制内,人们对廖新波的看法向来有分歧。

不少与廖新波共事过的官员认为他率真、真诚。一名了解廖新波的卫生系统处级干部表示,廖新波任省卫生厅副厅长时,想法很多,很有抱负,敢想敢做,但改革还是应以成果说话。他认为廖新波在医务人员中享有声望,大家都很敬佩他,但在官员圈中,确实显得张扬。也有现任官员对廖新波有时一边开会一边发微博有保留意见,觉得作为官员,他略显急躁。

与官员的交往,廖新波不愿多谈。的例外是胡定旭。

全国政协常委、太平绅士胡定旭与廖新波相识十多年。胡定旭2004年至2013年担任香港医管局主席期间,正好与廖新波的十年副厅生涯重合。胡定旭每次来广州必找廖新波。去年广东出现例人感染H7N9病例,胡定旭很想派专家组去广东看看,学习经验,于是打电话给廖新波,廖新波说会立即汇报给领导。第二天,香港的专家组就收到通知可以启程了。

“给我赞扬的多是退休的领导”,廖新波说。

廖新波50岁生日时,收到过两份特别的礼物。一是粉丝自制的小泥人,一是顶头上司送的对联。时任广东省政协副主席、广东省卫生厅厅长的姚志彬手书对联“清犹临水竹,惠若当风兰”送给他。

姚志彬卸任广东省卫生厅厅长时评价他的副手,“廖新波代表了社会发展潮流的新生事物,我们要思考的是如何去包容他,虽然他有时表现得比较有个性,但不能因为这点就全盘抹杀。我有时也会劝他,不能混淆自己的博主身份和官员身份,有些事情该讲,有些事情没搞清楚或者不擅长就少讲。”

廖新波给他十年的副厅长生涯打70分,因为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回归,医护人员的劳动价值回归以及尊重生命的理念回归这“三个回归”是廖新波一直以来的医改观。他认为政府在制定政策时,应时刻以人为本。

廖新波遗憾的是自己主持起草的医生多点执业和促进社会办医两个文件没有如期出台。他认为文件只是暂时没有获得认同,他仍然抱有希望。

对话

“只有广东允许廖新波存在”

卸任省卫计委副主任的廖新波近日接受南都记者专访,直陈内心。

在人家眼里,我可爱又可恨

南都:10年的网络生涯给你带来了什么?

廖新波:写博客的过程成就了我,我从一个没有影响力的人成长为一个很有影响力的人。但也让我在官场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局面,在人家眼里,又可爱又可恨,可爱的时候,说出了弊端,可恨的时候又影响了政府。

南都:你还有两年退休,今后的规划是什么?

廖新波:博客不停,工作有减。现在担任非领导职务,也不能越权。

10年副厅,功绩留给大家评判

南都:你曾在网上说自己(当副厅)没有建树。

廖新波:因为有些网友说为什么你不做这个不做那个?我说你不了解,我(以前)分管医政,是执行者,不能左右很多政策性的东西,哪怕是卫生厅也没有这个能耐。

南都:在体制内,你会不会有束缚的感觉?

廖新波:我算很幸福了。如果说有束缚,确实对不起广东的政治生态,因为大家都清楚,只有广东允许廖新波这样的人存在。

南都:你认为当10年副厅成绩是什么?

廖新波:也许影响了一批人,影响了一些政策的制定。我不能贪功,要留给大家评判。我的博文《慢病管理才是医改中的基石》,观点我很早就提出来了。当时卫生部就有这个意图,是我大声疾呼、忠实执行,虚高药价根源是发改委,是我说出来而已,引起大家重视。(之前)大家噤若寒蝉。

记者手记

少数派廖新波

廖新波转任巡视员,有采访过他的女记者掉眼泪。也有熟悉他秉性的官员请求记者“爱护”他,少写点他。

无论如何,“医生哥波子”这个ID的浮沉,几乎与中国社交媒体的发展相伴相随,更因持续不断的表达成为中国网络生态中无法忽视的坐标之一。这十年也是中国医改渐入深水区的十年,成为网络“意见”的廖新波,也是盘点近十年中国医改不可绕过的人。

历经网络点赞和板砖的廖新波,被问及十年厅官生涯的成绩时,原本个性张扬的他称,“体制内做的事是集体的功劳,应归功于党和人民”。

记得2012年在一场微博问政论坛中,曾有人问“能不能把一个廖新波变成无数个廖新波?”当时有学者坦言,对“出现无数个廖新波”不是很乐观。如此,在现有条件下,廖新波就永远是新事物,是少数派,是个另类。

其人

廖新波,1956年8月生,广东台山人,广州医学院77级临床医疗系毕业,管理学硕士。1982年12月至2004年2月,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先后任病理科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院办副主任、院长助理、院办主任、副院长。1991年7月至1993年6月自费赴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留学。2004年2月,任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分管医政等领域。2005年开博客,以“医生哥波子”活跃网络间。2014年4月,卸任广东省卫计委(2013年广东省卫生厅和计生委合并为卫计委)副主任,改任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正厅级),分管综合监督处和交流合作处。

网友廖新波10年

从2005年廖新波开博客至今,已近十年。因为他的厅官身份,“医生哥波子”这个ID一路受到关注;也因为他的敢言,由此引发的争议一直不断。

菠菜园开张

2005年12月廖新波开博客。2006年1月,将博客搬到新浪,博客名“医生哥波子”。当年4月,新浪实名认证其为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的博客,短短两天,“医生哥波子”就声名大噪。网友发现,“医生哥波子”几乎每天一博,被他率真敢言所感染的网友自封“菠菜”。

反哺门

2006年1月廖新波接受采访批广东一些地方有“医院反哺政府”现象,指出某经济欠发达地级市,政府财政不但不投入,还从医院提取500万元给公务员发工资。人民网对此评论称,“医院反哺政府一直是心照不宣的秘密,也是各级医院敢怒不敢言的苦衷,廖新波一语道破,勇气实在令人佩服!广东能允许这样的讲真话的官员存在,我们也要为广东的领导喝彩!”

献血门

2006年8月时任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的廖新波被报道参与献血,廖新波也在博客上发表献血照片,有网友评论他作秀。廖新波对认为他“炫耀、标榜”的评论非常气愤,称“是对我的一种侮辱!”

出台门

2007年全国两会期间时任卫生部部长高强透露新医改方案年内出台。廖新波随即表示,医改不能是卫生部唱独角戏,“新医改方案年内能出台?我认为在两三年内方案能出台就不错了”。媒体报道后,评论如流。第二天,卫生部发言人强调,高强说的是权威信息。

打伞门

2008年2月1日廖新波发表题为《冰封的连州》的博文,配图是他在访问某村贫困家庭时,雨下大了,旁边的人为他撑起了伞。照片引起轩然大波。网友批评,廖新波原文照录,解释称撑伞人并没有巴结之意。

误诊门

2008年4月9日廖新波发表博文《医生的诊断有三成是误诊?》文中称,从一份资料获悉,“在门诊看病,误诊率是50%,住到医院里,年轻医生看了,其他的医生也看了,大家也查访、讨论了,该做的B超、CT、化验全做完了,误诊率是30%。”这篇博客有近10万阅读量。媒体以“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在博客上称如果在门诊看病,误诊率是50%”为题报道引起更大反响。随后,他发表的几篇关于误诊的博文都有数万阅读量。

亮点门

2008年11月14日酝酿多时的新一轮医改方案面世,国家发改委公布征求意见稿,廖新波在博客上直言“新方案没有亮点”。廖新波再次成为舆论焦点。有网友评论他的点评入木三分,“我们就需要有这种实事求是的精神和人!”

开微博

2009年9月廖新波开设实名新浪微博“波子哥-廖新波”,5年不到已发微博12300多条。随后他又开腾讯微博“医生哥波子”。

学医门

2011年高考前夕浙江上饶医闹打伤医生,廖新波发声,“医生也是人,他们的安全谁来保护?今是高考,唯告学子:要有尊严,别学医!”该微博引来17万多条点击量、2500多条评论。“别学医”此言一出,引发争论。但当网友叫廖新波改行时,他说:“既然你进了医疗行业,就要坚定自己的信心。”

出品:南方都市报朋友圈新闻工作室

主持:胡群芳

采写:南都记者薛冰妮实习生刘迪迪

摄影:南都记者马强

中碱玻璃纤维布
武汉手机
长风画卷-太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