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从全息虚拟歌姬初音未来的走红看虚拟偶像是

2019-04-11 09:05:37 | 来源: 旅游

今年五月,在由文化部和广电总局于北京举行的“IHATOV交响曲”交响乐演出中,观众们意外的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嘉宾——初音未来。这位虚拟偶像的中国首秀竟来自政府的邀约,这无疑使众多动漫宅们大跌眼镜。而在中国早就以《甩葱歌》走红的她以全球首位虚拟偶像诞生,其影响力丝毫不输现实偶像。她在日本及其他国家和地区都举办过演唱会。去年,她受邀做客美国CBS电视台《大卫深夜秀》,在美国引起不小的轰动。而回归虚拟偶像本身,这些生而无心的歌姬吸引人们的点在哪里?

虚拟偶像的养成

购流行至今,仍无法摆脱消费者“无法获得实感”的诟病。这或许是由于虚拟的平台与具体的标的之间无法抵消的冲突造成的,因此购和实体店仍保持着互为补充的关系。而从偶像明星所带来的大众娱乐领域来看,抽象的概念本身,穿上“虚拟”的水晶鞋,坐上“高科技”的马车,遇到欣赏自己的“王子”们并不难。

一个可以任意的明星

教授Ian Condry在麻省理工学院讲授日本流行文化时说:“初音未来是一个可以任意的明星。”虚拟偶像是一个完全由人的意念所创造的产物,她诞生于一个漫画家KEI之手,这个扎着双马尾、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小姑娘起初只是被呈现在纸上。要让她进入大众视野,走近人群从而进入人心,全球全息技术公司Sax 3D无疑是初音未来成功背后的功臣,它所提供的全息投影显示屏所具备的透明,不受光线影响的特点,为初音未来演唱会现场的视觉效果提供了保障。

其实对每一个虚拟偶像来说,无论是动作捕捉、3D虚拟成像还是3D全息投影技术都是不可或缺的。

要使得虚拟偶像的一颦一笑接近真人,的方法就是直接采用人类的表情、动作。这项来源于电影工业的科技——动作捕捉技术,通过红外线摄像机以及资料处理的动作分析系统,透过由受试者身上反光球执行反射回来的光线,将运用摄像机拍摄到的2D影像转换成3D资料,经过进一步的处理,终完成整个捕捉过程。而国内互联企业蜗牛数字2014年就通过全面升级改造这一动作捕捉技术,建造出了亚洲的真人动作捕捉摄影棚。

在完成动作捕捉之后,对生成的“人物骨骼”的“无痕”对接就需要由3D虚拟成像技术来完成。同时,通过这项技术,创作者可以对人物形象进行修饰直到其符合受众的审美取向。

而对于那些致力于全球巡演的虚拟偶像来说,在演唱会上, 3D全息投影技术显得尤为重要。这一技术突破了传统的声、光、电,形成高对比度和清晰度的3D图像。借助这项技术,虚拟偶像就可以走出二次元的世界,来到人们身边。人们无需佩戴眼镜,借助空气就可以看到偶像的形象。

由程序“调教”的声音

说到虚拟偶像的声音,就不得不提到雅马哈公司开发的Vocaloid技术。它是一款音乐虚拟合成软件,只需键入音调和歌词,就可以进行声音合成。而这声音来自于人声样本,由声优录制包含不同音调,不同情绪的声音信息,再对音源进行加工从而与Vocaloid软件相匹配。可以说,每一位虚拟歌手就是一套声库。的初音未来的音源正是来自于音乐制作公司CRYPTON。而有趣的是,每个虚拟歌手的简历都或多或少的避免了其采用的真人声优的名字,以此来减弱虚拟歌手与真人的关系。

通过创作者的“调教”,虚拟偶像可以自然的掌握颤音,调整呼吸的声音。基于人声而产生的虚拟偶像的声音与真实的人声无异,而与此同时,“虚拟”的光环也使它超越了人类的局限,可以唱出人类无法完成的歌曲。以初音未来为例,利用Vocaloid,其大量的作品曲速超过200BPM(Beat Per Minute,每分钟节拍数的单位),其中《初音未来的消失》一曲曲速高达245BPM,这都是当前人类歌手无法完成的纯铝棒厂家

正如一位虚拟歌手的粉丝所说,“其实,不一定非得人类才能唱出好歌”。因为生而无心,虚拟偶像接受创造者对他的所有设定,比如发出怎样的声音,唱出什么样的旋律。也正因为此,虚拟偶像并不会因为“无心”而变得没有灵魂。反之,正是创造者丰富的想象力为其所诠释所展现的歌声赋予了无穷的可能性,而使他怀抱创作者的初心,展现出一个“灵魂歌者”的形象。

存活于现实世界之中

你明明知道它是一个虚构的影像,它的声音来自于某款软件程序。这个会打趣会卖萌的虚拟偶像它可以永远年轻,永远治愈人心,也正因为此,它成为了万人瞩目的偶像。此人纯属虚构,但它对现实世界所产生的影响却并非巧合。

IP带来的巨大经济反馈

虚拟偶像所带来的庞大经济效益曾经拯救过一个公司,这个公司就是初音未来的音频制作公司CRYPTON,这个年龄16,身高158,体重42的小姑娘积累的超高人气的折现成果,挽救了这个原本收益惨淡的公司,仅在诞生初期,就为公司带来了近6千万日元的盈利,而这份不虚拟的经济效益一直延续至今。

入驻了初音未来的音乐软件Vocaloid发售两年销量超过五万套,是没有虚拟人物形象的音乐软件的200倍左右。初音未来东京首场演唱会门票发售当天售罄,此外还有超过3万个观众守在电脑旁收看付费直播。

早在2012年的《日本产经》报道显示,五岁的初音未来创下的经济效益就已经超过100亿日元(人民币约8亿元)。同年,广告出场费用每部750万到800万日元,演唱会及游戏出演以每次200万到300万日元计算。在PSV平台上推出的《初音未来:歌姬计划f》总销量达39万套,每套100元人民币的情况下,其为这个低迷的平台所带来的收入就达到了3900万人民币。而其实,初音未来超高人气并未停留在这一年,其文化影响力一直在呈几何倍数增长。就在2015年,初音未来应中国国家文化部邀请参加在北京举行的音乐会,由日本团队打造的初音未来现场演唱会也即将在上海开启。

拥有专业声线、专属形象的虚拟偶像超级IP作为日本ACG(Animation、Comic、Game,指动画、漫画、游戏)产业的代表,为日本的文化输出注入了一剂“鸡血”,这个只具备基本设定的IP拥有更高的可操作性,也正是借助其超高热度,虚拟偶像的人物周边如手办、耳机、服装,甚至食品在全球市场风靡。多样的IP操作方式,为其创造经济效益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和可能。

协同创作迸发的巨大能量

Ian Condry教授评价初音未来时说:“她是一个人人可以在其中进行自我创作的平台,通过人们的积极参与,她变成了一个“有人性”的沟通工具。”

确实,虚拟偶像并不是人,也可以说,它是一个工具。而虚拟偶像的乐队,其背后的团队却是真实存在的人,这些人与虚拟偶像的联系是真实存在的。这便使虚拟偶像变得“人性化”了,也正是Vocaloid这个人工声音合成软件将二次元和三次元世界联结起来。在此之前,作曲家、漫画家、歌手都有各自的分工,但是通过Vocaloid,他们共同合作创作爆发出的巨大的能量,为虚拟偶像的人气提高起到点睛的效果。

从作曲、作词、画曲绘,到做PV(Promotion Video,音乐视频)、“调教”,声色的创作、合成到渲染,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虚拟歌手专属歌曲的形成都要比真人歌手复杂的多。也正是这种多远的协同合作,使这个虚拟偶像的发声更具意义。

特别的情感交互方式

人们不可能去拥抱一个虚拟偶像,而只能通过眼睛和耳朵去感受这个虚拟偶像所反映的世界。与没有嘴巴的Hello Kitty一样,她更像是人们倾诉的对象。以人创的形象承受人类的情感宣泄,再以自己的形式治愈人心。

尽管其声音来源于冷冰冰的软件编程,但是,其所诉说和歌唱的却是来自这个真实世界的故事与情感。这个真实存在的创作过程使整件事情都具备了更深刻的意义。虚拟歌手不会在唱歌的过程中带入自己的情绪,因此,有人说他们无法唱出真人的感情。然而,反过来想,这难道不正是它的优势所在吗。作为一个载体存在,被注入创作者的灵魂,每一首歌都代表着每一位创作者的情感,不会被自身的情绪影响,并能够毫不偏颇地描述歌曲的内容,表达创作者想要呈现的效果。

以经典的虚拟偶像作品《千本樱》为例,这首歌充分体现了日本和风,是日本的现实体现,词中存在多种暗示,指向整个社会的症结,讽刺了昭和时代军国主义。而演唱这首歌曲,经历人事沧桑的老人要更合适,但是其中歌词所表达的美好的意境却还是与少女更匹配。而此时,虚拟偶像就巧妙的避免了这个冲突,它完全可以美的形式诉说这段历史。

因此,每一首歌都是一种人格,人们可以在歌声中体会到温暖,牵绊甚至感受到深深的绝望,这种心心相印的感受是真人歌手不能给予的。

同人文化

以虚拟偶像画师的话来说:“歌姬本身,没有故事,没有属性。”Crypton公司高管也表示,并不打算为虚拟偶像写背景故事,他们只有年龄、身高、体重以及装扮。

确实,虚拟偶像并不需要一个具体的故事背景,它就是一个载体,其承载的内容可以由人们自己决定吸收塔厂家
,而对于这个已有形象的再创造就被称作“二次创造”。文化评论家Hiroki Azuma将“二次创造”称为“数据库模式”,粉丝既是消费者也是生产者。虚拟偶像就是一个平台,人们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使之以自己期望的形式出现。人们可以在络上贴出自己的作品,传递自己的想法,也正是“二次创作”展现了每一个虚拟偶像IP的真正价值。

以这些IP为基础的故事、诗歌、评论、Cosplay服装及各种各样的衍生产品铣床批发价格
,充斥在人们的现实生活中,这也是虚拟偶像存在于人们身边的重要方式。虚拟偶像不是一个动漫形象,不是一个真人,即使它的创作者们也不知道该将它归为哪一类。而它到底是什么对于人们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它因“二次创造”获得生命,变成了人们喜欢的样子,能够以的方式存在于人们周围,就已经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了。

“初音未来”唱曲儿而红,作为世界上个使用全息投影技术举办演唱会的虚拟偶像,它真正开启了“虚拟偶像”时代,虚拟偶像以全能的虚拟娱乐形象颠覆了大众的感官体验,其从“粉丝中来,到粉丝中去”的文化互动理念加深了偶像与粉丝之间的羁绊。从中国的“东方栀子”以及初音家族这些虚拟偶像的趁势出生,我们都能看出虚拟偶像对整个市场巨大的吸引力。而今年年末即将在上海推出的“Next Queen”数字偶像演唱会也是在虚拟偶像领域的一次新的尝试。

这些让真实与虚拟自然过渡的偶像,何尝又不是一种虚拟现实的场景应用呢?在虚拟与现实界限不断模糊的今天,只要能够避免同质化,我们必将进入虚拟偶像的“黄金时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