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物价粮价还会涨吗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接受专访

2019-06-15 00:46:52 | 来源: 网络

物价粮价还会涨吗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接受专访我的钢铁

:朱主任,你好!感谢你接受〈经济半小时〉的专访。在一月份的时候,我去买一袋大米的价钱是50元钱一袋,但是前几天,我去买的时候,已经变成65元钱一袋了,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朱之鑫:这次的宏观调控,实际上把价格是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调控目标,粮食价格的适当提高,对保护农民的种粮积极性,是有好处的,那么另一方面,对于消费者来说,也有一个承受能力,价格一个就是,是不是可以控制住;第二个是不是可以承受得住,这是我们宏观调控,要解决的一大问题。 :在粮食涨价的同时,其他的副产品价格,也在上涨,比如说肉、禽类、蛋和油,那么这些产品的价格,和去年同期相比较已经上涨了将近11%,那么其中肉价是,达到了二十年以来的新高,这种涨价能够理解为,简单的跟风吗? 朱之鑫:由于粮食的问题,自然带来饲料的问题,饲料的问题又带来了肉禽蛋的问题,因为它饲料粮涨价,加上前一段禽流感,所以这样的话,禽蛋的价格上涨,也比较快,所以这样造成了,大家觉得,在整个物价中,食用类的食品类的,上涨比较快。 :在你看来粮食涨价中间,谁是的受益者? 朱之鑫:我觉得农民是的受益者,农民今年上半年的收入增长了12%以上,扣除了价格因素增长了10.9%,这个是多年来,没有过的情况,我们每年的(农民收入),大概平均起来增长个百分之四五,就很不错了,这应该来说,对种粮农民,是一个很好的,一个信号。 :农民受益是我们非常愿意看到的,但是有没有一个方法,能够在保证农民受益的同时,消费者也能够接受,合理的价格? 朱之鑫:总体上来看就是居民收入的增长要,大大高于物价的上涨,所以在这点上来说,应该来说是没有大的影响。 :宏观调控终的目的,是让老百姓得到实惠,但是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是同样花一百元钱,能够放进菜篮子的东西,是越来越少了。 朱之鑫:两方面看收入是不是增加了,如果收入增加了,那么你相对来说,你放在篮子里的东西,量还是增加了。 :消费者的收入增长水平,能够超过物价的增长水平吗? 朱之鑫:一直是这样的,我们这几年的整个的城市,特别是今年农村的都是超过了整个物价水平,所以总体上来看,还是在一个可以承受和可控的范围内。 :我们来采访你之前,很多朋友也托我,向你问一下,他们现在有没有必要,先来购买一些粮食,或者其他的副产品,防止价格下一步,还会上涨? 朱之鑫:这次宏观调控就是一方面,是从抓农业入手的,采取了更直接,更有效的方法,大概一到九月份,比去年同期的投入增加了十个百分点,有八个省市全部,把农业的税减免了,执行了稻谷的,保护价格制度,同时对生产资料(价格),过快上涨也进行了控制,可以放心的告诉大家,我们的粮食总量是够的,所以我想只要总量搞好了,价格不会再往上走,这点应该放心。 食品价格有望趋向平稳,听到这条消息,相信很多老百姓都会松一口气。朱久鑫告诉我们,为了稳住食品价格,今年国家还不断增加粮、棉、油、糖等商品的进口量,减少出口。我们得到了这样一组数字,今年1至8月,全国谷物、大米、棉花、食用植物油、食糖进口分别增长2.6倍、1.6倍、1.8倍、43.4%和68.7%;而大米和玉米出口分别减少了52.9%和80.2%。通过一进一出两道阀门,也可以调节市场供求,不过,从根本上说,保持食品价格稳定,还在于增加粮食产量,老话说的,只有手里有粮,才能心里不慌。 :我知道2003年的耕地和2002年相比是减少了3800万亩,而且在今年这个数字,还在继续减少。 朱之鑫:今年正是我们宏观调控要解决的,昨天温家宝同志召开国务院会议又研究了土地(问题),要实行严格的,土地管理制度,中国一定要把,土地保护好。 :现在的趋势来看,粮食的产量是在增加,还是减少? 朱之鑫:今年肯定比去年,有大幅度的增加,而且来说通过,这次宏观调控创造了年度增长的,近十年来的水平。 :这个水平有多高? 朱之鑫:我想超过今年年初,人代会确定的9100亿斤的目标,应该是非常有希望 :但现在有这样一个说法,就是二十年以后,中国整体粮食的进口,将会超过全球其他国家,粮食进口总量,有这种可能吗? 朱之鑫:我们的人口不像有些媒体传说的那样,可以达到十六亿人,我觉得,可能在十五亿人左右,之后就可以有一个稳步的下降,那么第二个来说,由于我们实行严格的土地保护制度,特别是保护耕地,这样就是使我们的,粮食安全有了一个基础,第三个我们加大了,对整个种粮的扶持力度,会保持一个比较好的,稳定的生产水平,我也可以负的,告诉大家,不会发生大规模的,中国到世界市场上去,抢购粮食这么一个情况。 :耕地减少同时,一些开发区、工业园区在建而实际上很多工程,是政府的形象工程,谁来制止它? 朱之鑫:这次在整个的宏观调控中,对土地的这种清理和整顿,我们是依法办事的,包括我们一些项目,它违法的批地,违反了土地法的规章,也违反了国务院一些条例,那么这样我们就及时加以解决。 :你能不能告诉我,从这些违法的工业园区,违法的开发区手里,我们能够拿回多少耕地? 朱之鑫:清理了等于接近原来的70%吧,面积也是比较大的。 :像这些收回来的园区,还能变成耕地吗? 朱之鑫:有一定的难度,因为有的已经等于是毁坏了,但是我们要恢复它。 :怎么来恢复呢? 朱之鑫:个要严格守住这红线,不允许你再去,乱占滥占耕地,这是个,第二已经占的,我们要进行复垦。 :我听到你谈得很多的是,要守住这条红线,但是如果只是守的话,粮食安全有保证吗? 朱之鑫:除了守住这个基本红线之外,还有一个加大投入,改造我们的中低产田,来提高它的产量,我想随着科技进步,我们可以也有条件,完全有可能保持,中国的粮食安全。 从以往的经验看,一旦粮食价格上涨,将直接影响消费品价格。但如果粮食价格长期低迷,又会削弱农民种粮的积极性。这似乎是对绕不开的矛盾。而今年全国粮食主产区实行粮食直补,就有可能让粮食生产摆脱这种怪圈。来看看财政部提供的数字,截至9月30日,13个粮食主产省区已兑付直补资金102.86亿元,加上16个非主产省市区,全国已累计向种粮农民兑现补贴资金112亿元,占补贴资金总额的96%。宏观调控让农民得到了实惠。

为我小程序制作教程
微店网页版
颞叶癫痫

猜你喜欢